第3章

叶尘宋秋波 佚名 1812 字 2个月前

第3章

江府:

“哎呀!舒服啊!”江云鹏哈哈大笑起来。

“啊?”江晚秋摸着鼻子:

“爷爷,你是不是被那小子气傻了啊?那小子打了你两个耳光!我这就叫人抓他来啊!”

“不可!”江云鹏腾的一声坐了起来:

“我原来脑袋里发涨,脸部乌黑一片,毒素已经浸入到了头部神经,只因为怕传出去引起股票大跌,所以我没说。

“经过他那两巴掌,我把黑血吐了出来,好多了!”

“真是神医啊!我当时被血堵住咽喉,狂喷不止,说不出话来,因此上错过了神医,可惜啊!”

“病根未除!”

江晚秋这才想起叶尘临走时候说的:

“你早晚会请我。”

“快去打听神医的名字以及住在哪里?”江云鹏吩咐道。

“哎,是!”保镖们答应一声便要出去。

“回来!”江云鹏一挥手:

“要请!听见了么?”

江家撒网开始寻找神医。

宋家客厅:

宋秋波指着叶尘的鼻子骂道:

“叶尘!臭不要脸!你一个穷鬼,竟然想要抱我大腿!”

宋秋波越看叶尘越是瞧不起,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名牌!

走到大街上,会不会被当做垃圾扫走了!

表哥唐骏在旁边说道:

“叶尘,论理你就不应该来,这婚书是15年前的了,现在都改朝换代了,婚书也成了废纸一张,就如同旧国的纸币无法适用于新国一样!”

“你还拿着这些废纸有什么用啊?”

“你穷疯了吗?”

叶尘说道:

“我非是一定要娶她,这是我父亲和宋先生定下的婚事,我为完成我父亲的遗愿,不得不来。”

唐骏讥讽道:

“你少废话了!少拿你父亲盖脸!就不说你过得不好,吃上顿没下顿,想要抱大腿!”

“秋波都说了,她不爱你,因为你穷!你大凡是个男人,你就该走!”

叶尘看着宋远山道:

“我只听宋先生一句话。”

宋远山喝道:

“叶尘!我当时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倒是记得清楚!”

宋母也指着叶尘的鼻子说道:

“哎呀,我记起来了!他就是紫云道观的那个残废啊!他连十级台阶都爬不上!”

宋母曾经去道馆里,看见过叶尘。

大厅里瞬间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很多人想起这个小老道来了,就是个无能的废物嘛。

宋秋波道:“叶尘!你能给我什么?你连一点像样的彩礼都没有拿,就空着两个爪子来提亲!我真是佩服你的脸皮!比城墙还要厚!”

“摆明了就是要占我便宜!”

忽然门口那里一阵喧哗,很快的,便有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捧着朱漆礼盒从外面走了进来:

“世豪集团送给宋家的聘礼!”

“啊?”所有的人闻听,全都瞪大了眼珠子!

世豪集团送聘礼?

给谁的?

都什么聘礼?

要知道,世豪集团的总裁柳飘飘可是大夏国首富啊!

多少家族都想依附世豪集团而不得!

她给宋家下聘礼来了!

宋远山高兴得差点摔倒!

他跟头把式地跑过去,点头哈腰道:

“啊,两位先生,快快上坐!”

二人摆手说道:

“柳总的师弟今日来提亲宋秋波,这是柳总给师弟准备的聘礼:

“旷世项链一只!”

“旷世项链价值8个亿!”在场的富豪们一个个惊诧不已!

太大手笔了!

有钱!

“帝王黄手链2条!”两个西装男子照着礼单念道。

“帝王黄手链,每只价值3个亿打底!”富豪们在场发出惊叫声!

太震撼了!

牛逼!

“非洲之星钻戒一只!”

“非洲之星钻戒号称钻戒之王,上次在拍卖会上已经拍到6个亿!”富豪们全都傻眼了!

宋秋波捂着发烫的脸蛋,骄傲得像一只孔雀。

她迈步走到叶尘面前,指着叶尘的鼻子道:

“叶尘!看见没?我的身价岂是你这样的穷酸能够得着的?”

“你看这项链,这手链,这钻戒......”

“任意一件拿出来,都能砸死你!”

“你拿什么娶我啊!就凭你一张大嘴吗?”

“你竟然拿一张破信纸就想娶我!”

咔嚓!

宋秋波咔嚓一声,当场撕碎了婚书!

然后把碎片抛在叶尘脸上:

“滚吧!我是你永远也高攀不起的!”

“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嫁给你!”

“哈哈哈哈......”

“我要嫁给世豪集团总裁的师弟啦!”宋秋波在地上转着圈!

在场的宾客和富二代们也全都像看二傻子一样看着叶尘,抱着肚子笑起来。

两名西服男子看到叶尘后,瞳孔一缩!

因为叶尘刚才被人群挡在外面,两名使者并没有看见叶尘。

宋远山连忙说道:

“两位使者,你们不用管他。”

“他叫叶尘,是个没用的废物,今天他拿着15年前的婚书想要娶我女儿秋波,被我臭骂了一顿,我正准备把他赶走,把我女儿嫁给柳总的师弟。”宋远山急忙解释道。

两位使者看着宋远山道:

“确定不会嫁给这位先生吗?”

宋远山鸡啄米似的点头:“从未看起过他,不会把女儿给他!”

两位使者看向宋夫人:“再次确定下,宋秋波小姐不会嫁给叶先生?”

宋母忙道:“他是什么狗屁先生啊!先生这俩字用在他身上都污染了,他就是二货!废物点心!他给我女儿提鞋都不配!我女儿断不会嫁给他的!”

两位使者最后看向宋秋波。

宋秋波急忙道:“我嫁给狗也不会嫁给叶尘!我只嫁给柳总的师弟!”

两位使者说道:

“把礼物抬回!”

“啊?”宋家人一脸懵逼:“为什么啊?我们已经和叶尘这个二货解除婚约了!”

宋远山走到二位使者面前小声说道:

“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请转告柳总,我打算杀死叶尘!这样,让柳总师弟放心迎娶我女儿就是!”

宋秋波把一段绳子丢在叶尘面前决然道:

“你上吊死了吧!活着就是多余!”

“你死了得了!”

啪!

一个耳光狠狠打在宋秋波脸上!

两位使者面色冰冷:

“竟然敢骂柳总师弟!!”

“什么?”全场一片死寂!

宋远山遥遥晃晃才算站住,他不相信地指着叶尘:

“两位使者,你说,他,是柳总师弟?”

“这怎么可能?”

两位使者对着叶尘躬身行礼:

“见过叶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