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真心没这技能!!(第一更求月票!)

大清佳人 尤妮丝 1305 字 3个月前

养马太监瞅见钮祜禄贵妃,忙不迭将一匹膘肥体壮的枣红色伊犁马给牵了过来,陪着笑道:“贵主子有些日子没来了。您的伊犁马,奴才一直悉心照料着呢。”

钮祜禄氏仔细端量了那伊犁马两眼,又伸手摸了摸马脖子,满意地点头:“照料得还不错,赏!”

一个“赏”字出口,钮祜禄氏身后的太监立刻丢了一枚沉甸甸的银元宝出来。那养马太监接了赏银,脸笑得跟花似的!

养马的太监,不必别处的,一年都不见得能得到几回赏赐。而钮祜禄氏素来出手阔绰,是讨赏的最佳人选,故而养马太监才如此殷勤。

钮祜禄氏道:“这是本宫的刺玫瑰,佳嫔觉得如何?”

刺玫瑰?嗯,这个名儿倒是跟你很般配!昭嫆暗自嘀咕,脸上已经带了笑容,“一看就知遒劲,必定是善奔的良驹。”

钮祜禄氏露出几分自得之色,“这校场中,除了黑龙驹,还没有那匹马能跑得过本宫的刺玫瑰。”

说罢,钮祜禄氏眉梢一扬,竟发出挑战:“本宫瞧你竟驯服了黑龙驹,不如骑上跟本宫比较一场吧!”

昭嫆:“呃……”这主儿还真是斗志昂扬!

昭嫆忙摆手道:“嫔妾并未驯服黑龙驹,只是时常带饴糖給它的缘故,它才有几分亲近臣妾。其实,臣妾并不骑过小黑。”

“小黑?”钮祜禄氏听到这个称呼,不由一愣,旋即笑了,“你竟给皇上的御用坐骑起了这么个诨号,也不怕皇上知道了会生气。”

昭嫆眨了眨眼,“这还不至于吧?”——康熙还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儿吧。

钮祜禄氏娇容忽的一黯,不由叹道:“是了,本宫差点忘了,你极得皇上宠爱,皇上对你自然宽容。”

的确,康熙对钮祜禄氏的确不怎么宽容的样子。记得当初乌雅氏怀孕,康熙要封她为嫔,钮祜禄氏表达不满,便被康熙当着众多嫔妃面给训斥了。

宫里人尽皆知,皇上不喜欢永寿宫贵妃。

去年一年康熙在永寿宫留宿次数,只怕还不及昭嫆一个月呢!而那几次,是否真的滚过床单,还真不好说呢……

钮祜禄氏仰头看着碧天如洗,幽幽道:“看样子,本宫这辈子是无望得到皇上垂怜了。”

昭嫆忙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娘娘十分得太皇太后照拂庇护。”——老太太对于出身高贵却不得宠的钮祜禄氏,的确是十分照拂了,光看在慈宁宫的座次,便可见一斑了。

钮祜禄氏淡淡道:“太皇太后待本宫的确呵护,可她老人家年事已高,又能照拂多久呢?”

这话,着实有些忌讳。也就钮祜禄氏敢说了。

昭嫆只得道:“太皇太后福泽万年,必定寿考绵鸿。”——其实这老太太也够长寿的了,还有七八年好活呢!

钮祜禄氏自嘲地一笑,“若哪天她老人家不在了,便是她佟婉贞骑在本宫头上的日子!!”说罢,钮祜禄氏眼中满是恨恨之色。

昭嫆暗想,似乎不用等待那一天,佟佳氏就能封皇贵妃、凌驾你头上了……

钮祜禄氏咬牙切齿道:“本宫心里不服气得很,论家世、论容貌,她哪里比不得上本宫?!不过是整日打着孝康太后旗号,做出一副虚伪嘴脸,便一手独占六宫大权!!”

说到最后,钮祜禄氏眼珠子都冒火了。

昭嫆耸了耸肩膀,“皇上要照拂母族,谁还能阻拦不成?”——康熙未必在乎佟佳氏,但却不能不在乎母族。而佟佳氏恰恰代表了康熙的母族。

钮祜禄氏妩媚而凛冽的眼眸横扫了昭嫆一眼,“怎么,佳嫔难道不恨她?”

昭嫆一脸无奈:“恨有什么用?娘娘,没人搬得倒佟贵妃的!”

钮祜禄氏冷哼道:“本宫瞧着,皇上也没多看重母族!她虽口口自称‘佟佳氏’,可至今仍在汉军旗!皇上若真要抬举母族,怎的至今未曾给佟家抬旗?!”

昭嫆微微一笑,“皇上没有给佟家抬旗,并非是不看重佟家。而是因为三藩未定,战场上汉军旗士卒占了大半。佟家一日未抬旗,宫里就永远有一个汉军旗贵妃!便也足以表达皇上对汉军旗安抚与看重。”

——康熙自登基以来,便极力宣扬满汉一家。数次开博学宏词科,收揽前朝文人,宫里也没少纳汉军旗嫔妃入宫。于康熙而言,母族虽重,也依旧要为大局朝堂让步的。

听了这话,钮祜禄氏瞬时愕然,她惊讶良久,再看昭嫆的眼色便多了几许赞赏:“之前,本宫只当你是个有几分小聪明的宫妃,没想到竟能看透前朝大局!佳嫔真是叫本宫意外啊!”

昭嫆忙道:“嫔妾不过是胡乱揣度罢了,娘娘随耳一听便是,不必当真。”

钮祜禄氏一脸别样的笑意,“本宫对佳嫔,倒是愈发有兴趣了!”

昭嫆嘴角一抽,钮祜禄氏的眼神实在叫她浑身不对劲儿……被一个带刺美人感兴趣,还真不是个叫人高兴的事儿。

钮祜禄氏又道:“不瞒你说,太皇太后多次让本宫亲近你,好从你身上学学如何讨皇上欢心。”

昭嫆:“呃……”你倒是挺直爽,随口就把老太太都给出卖了……

钮祜禄氏又傲然挑眉:“只不过本宫一直敷衍太皇太后!直到如今,看你竟能两次料中龙胎,才对你起了几分好奇。”

看样子,她真不应该打赌,嘴上却急忙道:“嫔妾不过是侥幸猜中了罢了。”

钮祜禄氏仔细端量着昭嫆的神情,不由眯起眼睛:“侥幸?当初宜嫔肚圆,人人都猜测她肚子里是个公主,当初德嫔嗜辣,人人也都以为她怀的个女儿。独你猜是阿哥,而且还全都猜中了。这真的都是侥幸?”

昭嫆不禁有点发毛,我勒个擦,她真不应该闲着蛋疼赌这个……

钮祜禄氏忍不住凑近了她跟前,压低了声音问:“你是不是有观相望气的本事?!”

“哈?!”昭嫆懵逼了,观相望气?!!她真心没这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