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魂归故里!

狂兵归来 超级奶爸 1797 字 1个月前

申江,一处破旧居民楼内。

秦然望着面前的泛黄房门。

满目萧索,身躯剧颤。

他曾横扫八荒,统御天下。

一人一军平定雪原敌寇。

但此刻,却不敢叩响这破旧的房门。

他和陈恒是发小,更是兄弟,两家素来交好。

秦然父母早亡。

他是在陈恒父母的看照下长大的。

十年前,更是和陈恒一起奔赴边境。

发誓要平定战乱。

可如今,最好的兄弟战死边疆。

只余他带着骨灰魂归故里。

他,如何面对陈恒父母?

秦然深吸口气,平复内心的澎湃悲伤,轻轻叩响房门。

咚咚咚!

咚咚咚!

伴随着一阵敲门声。

房门徐徐打开。

一对年迈的老人探出头来。

鬓发霜白,皱纹遍布。

皆是一幅垂垂老矣的模样。

他们,正是陈恒父母,也是对秦然有着养育之恩的长辈。

“你是……”

陈恒父亲陈峰远声音苍老。

看向秦然的目光还有些迟疑,警惕。

“叔,婶,我是小然,我回来了。”

看着两位长辈风烛残年的模样。

秦然不由心如刀割,肝肠寸断。

安静,死寂。

走廊上落针可闻。

两位老人愣了一下,似乎还有些难以置信。

十年别离,面目全非。

他们对秦然的模样已极为模糊。

但凭借着朦胧的记忆,还是辨认出来,尚未开口。

便看到了秦然手中的骨灰盒。

两位老人瞬间僵住,眸中的光芒摇摇欲坠。

似乎已猜测到了什么。

艰难抬起头来,手指指向骨灰盒。

“这……这是!”

“小恒,我回来了。”

秦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水横流。

而两位老人则摇摇欲坠。

差点儿昏厥当场,愣神许久。

才猛然抱着骨灰盒嚎啕大哭。

凄厉,哀伤,整个人都似乎要垮了下去。

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无异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们曾满怀热切把儿子送上战场。

日日盼归。

陈恒这独子是他们的所有希望。

可如今,儿子终于回来了,却只剩一捧骨灰。

对两位老人来说,无异于天崩地陷。

泪水还在不断流淌。

秦然跪倒在地,满目内疚。

“叔,婶!”

“我没能将恒子带回来,是我的错!”

“我和恒子是生死之交。”

“即日起,二老就是我的父母。”

“我替恒子为你们养老送终。”

嘶哑的话语,透露出斩钉截铁的坚定。

秦然三跪九叩,承诺着自己的誓言。

等再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

陈恒的父亲毕竟是男人。

身子佝偻,仿佛最后的骨头被人打断。

擦着泪水将秦然搀扶起来,悲拗询问。

“恒子,勇敢吗?”

“勇冠三军,至死不退!”

秦然近乎一字一顿开口。

两老人恍惚片刻,屋内的哭喊声越发撕心裂肺!

悲痛笼罩着逼仄的小屋。

秦然痛苦到了极点。

然而,正此时。

“砰!”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破旧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几名混混从外面闯了进来,面色不善,气势汹汹。

“两个老不死的,哭什么哭!”

“再不同意拆迁,老子把你们骨头拆了!”

桀骜不驯的话语,嚣张到了极点。

瞬间让屋内安静下来。

两位老人老泪纵横,看到这几名混混似乎有些畏惧。

而秦然则双目一寒,回头向后望去。

只见一名穿着花衬衫,满脸轻狂的青年从外面走了进来。

手中还握着一根钢管。

扫了眼屋内情景,先是一愣,继而满脸嘲讽。

“呦,挺热闹啊。”

“这是在办丧事?”

“啧啧啧,看来我来的挺巧的,刚好能祝贺一番。”

“老陈头儿,我记得你们两个还有个儿子吧?”

“你这是儿子死了?”

“哈哈哈,那可太不幸了,从今天起,你可就断子绝孙喽!”

一声声嘲讽,刺耳到了极点。

陈峰远眼睛通红,气得浑身直颤。

陈恒母亲更是差点儿晕厥过去,流着泪开口。

“你们,欺人太甚,会遭报应的!”

“报应?”

花衬衫青年轻蔑一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然后砰地一声将屋内饭桌咋成粉碎。

满脸冷笑。

“两个老不死的,你们觉得我会怕什么报应吗?”

“我最后问你们一次,同不同意拆迁。”

“再敢嘴硬,我让你们跟那个废物儿子一起死!”

陈峰远后退几步,满是皱纹的脸上还残余着泪水。

浑浊眼眸尽是决绝。

他用手扶着桌子,眼睛通红。

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开口。

“你们趁早死了那条心吧,我们老两口,绝不会签这合同的!”

“好,很好,非常好!”

王海恼羞成怒,脸色都狰狞起来。

“贱骨头,真以为老子不敢收拾你们啊。”

“等我把你们的骨头都敲碎,看你还敢不敢这么硬!”

说着,他狰狞一笑,握着钢管就向两位老人砸来。

满眼暴虐恶毒。

然而,眼看着钢管就要砸中时。

下一刻。

一道黑影闪烁,他的胳膊仿佛被钢环钳制。

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

等他抬起头来,正好撞上一双杀机肆意的眼眸。

“你……你是谁?快把老子放开!”

看到那布满冰霜的眼眸。

王海不知为何有些恐惧,声音都颤抖起来。

而秦然则始终面无表情,眼眸杀意未曾消减半分。

然后,啪地一声抽到对方脸上。

啪!

“这一巴掌,我打你目无尊长,不知死活!”

啪!

“这一巴掌,我打你丧尽天良,毫无人性。”

啪!

“这一巴掌,我打你有眼无珠,不知尊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