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吃醋

傅钰将外套套在乔烟的身上,抱着她避开人多的前院一路回到自己的卧室,将人轻轻放在床上。

成年后傅钰很少会傅家别墅,因此这个卧室长期空着,崭新的家具一尘不染没有使用过的痕迹,只有随处可见的飞机模型才显示出主人的身份。

刚刚在路上乔烟不敢挣扎,怕引人注目,可房间隔绝了一切,她便无所顾忌:“傅钰,你把带到这里来做什么,我要回去。”

傅钰蹲在床边大手握住她纤细的脚踝,尝试脱掉她细长的高跟鞋,男人掌心的温度灼烧着乔烟的皮肤,她挣扎着缩起腿。

“别动,让我看看是不是伤到骨头了。”傅钰手上收紧了力度,另一只手覆盖着她的脚背。

乔烟见此也不再挣扎,乖乖地任由傅钰摆布。

男人握着她的脚背轻轻活动问:“这样疼吗?”

乔烟摇了摇头。

傅钰增加了些力度将位置移动到脚踝下放的时候,乔烟不禁痛呼:“疼。”

傅钰立马减缓了力度,边揉着伤处边抬头观察着乔烟的表情:“现在呢?有没有好一点。”

乔烟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傅钰揉的很舒服,她看着傅钰骨节分明的大手按在她的脚踝处,突然想起来五年前有一次拍戏,吊威亚的时候也是伤到了脚,傅钰也是这样给她按摩。

那时候有傅钰的呵护,好像吃一点苦她都会觉得委屈,傅钰边揉她边掉眼泪,也不是特别疼就是傅钰一心疼,她就想哭。

傅钰每次揉完她的脚会轻吻她的脚背,然后笑嘻嘻说一些荤话。乔烟觉得他有恋足癖,不然为何会如此喜欢她的脚。

“想什么呢?叫了你两声都没听见。”傅钰打断了她的回忆,起身将软垫放在她的脚下,“你等一等,我去拿些冰块。”

“不用麻烦了,我回家自己弄。”说着乔烟单着腿就要起身。

傅钰将人按到床上。

男人的白衬衫解开两个扣子,正好露出锁骨,双手捏在她的肩膀,无奈叹气道:“就听话一回好不好,你不行今后没戏拍,就老实在这坐一会。”

接着又补充道:“我知道你讨厌我,就在这待10分钟,冰敷完我就送你出去。”

傅钰不等乔烟拒绝便走到卧室后的小房间里,小房间是个小型休息室,冰箱就摆在桌子边,他快速拿完冰袋后见乔烟还坐在床上微微松了口气。

今日乔烟出现在傅家对他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惊喜,好不容易两人有独处的机会,傅钰害怕他一转身,人又消失不见。

刚刚傅钰揉过得地方一片火热,忽然覆上的冰袋让乔烟一阵凉爽,寒气刺激的她一颤,双手抓紧了床单。

傅钰按在冰袋上心中记着时间,两人一阵沉默谁都没有讲话。

傅钰先找了话题:“听说下午你去了后院?怎么没有去看珠珠他们的演出?”

傅珠珠是傅钰的妹妹和许蓦然一样也是C大音乐系的学生。

提到这乔烟不禁又想到下午的那一幕,既然和宋静怡有了开始,又何必揪住她不放故作深情。

乔烟心里多了一丝厌烦,声音也冷淡几分:“本来就是演员,每天都在看这些东西倒也怪无聊的。”

冰袋开始融化,水滴到软垫上湿了一片,傅钰收起冰袋给乔烟拿了一双拖鞋:“你在针对我,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又做错了什么?”

明明那天两人个不是这样的,傅钰又怎么会猜不出乔烟心里藏了事。

他试探性问道:“我跟她的事,你都看到了所以生气了?”

乔烟讥笑一声:“你跟你女朋友的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傅钰听完不怒反笑:“烟烟,我没说是谁你就自己提到宋静怡,下午那个人是不是你?”

乔烟这才惊觉被傅钰诈出真话而自己现在宛如一个吃醋的妒妇,她这是吃的哪门子醋?

她恨自己不争气泄露心里的情绪,狠狠的将指甲抠进手掌心,惩罚自己一般。

傅钰立马握住她的手,翻开一看掌心几道深深的月牙痕,红的骇人,他对着掌心轻轻吹了几下。

“你又跟自己生什么气?我说了你有气朝我身上撒。”傅钰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眼睛突然放大看着乔烟,声音有些激动,“阿烟,你是不是还在意我?”

乔烟的表现早就出卖了她,傅钰刚刚想过乔烟可能是故意骗他,一如五年前那样,可是这次她又图什么?

五年前他不知道乔烟是乔成烨的女儿,他只当乔烟是为了钱,可是他不相信乔烟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曾卑微的想能在乔烟心中占据一点位置就好。

哪怕只有程深的千分之一。

傅钰等待着乔烟的答案,灼热的目光汇聚在乔烟精致的脸上,若是说假话乔烟一定不敢看他的眼睛。

乔烟与傅钰对视,冰冷的眸子中没有一丝感情:“傅钰,你想多了,下午那个人确实是我,我只是从拿路过不小心听到你和宋小姐对话。她为你怀过孩子,你不应该这么对她。”

傅钰眼睛里的火逐渐熄灭了:“乔烟,你认真的?”

乔烟似乎是想故意掩盖自己酸涩的心情,将头发撩到耳朵后,漫不经心说:“不然你以为呢?我是程深的未婚妻深有同感罢了。”

未婚妻叁个字刺痛了傅钰,他握紧拳头一个翻身将乔烟压在身下居高临下看着她。

“干什么傅钰?”乔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双腿翘了起来,可男人将她困在双臂中间,气场强大到她不敢重重出气。

傅钰没有找到任何撒谎的痕迹,是乔烟演技太好,还是真的毫不在意。

他的心突然碎了一地。

乔烟这时想起身,却被傅钰捉住双手困在头顶。

“你。”乔烟无法动弹。

傅钰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乔烟惊呼一声。

晚上傅钰见到乔烟的第一眼,他就像这么做了,白色的吊带裙挂在她的肩膀上,脆弱极了好像一碰就会断一样。

精致的锁骨更是极具诱惑。

“真是绝情啊,阿烟,我本以为你会有一点反应。”傅钰埋在她的脖子间吮吸着,“虽然你不在意,我也要说清楚,我傅钰是纨绔但不是混蛋,不会搞大别人的肚子不负责。要是有人有我傅钰的孩子,那个人一定是你,乔烟。”

乔烟听完傅钰话,恍然一下,就释怀了。

傅钰不会撒谎,也没必要。

“你就这么肯定?万一哪个女人真的带着你的孩子来找你呢。”乔烟内心此时竟有些欣喜。

傅钰停下动作和乔烟对视,眸中的情愫快要将乔烟湮没,他捏住乔烟的下巴:“你肯给我生孩子?乔烟。”

乔烟此刻沉默着,脑海里尽是另一个小小的身影叫她妈妈,她恍惚从傅钰的脸上看到了乐知影子。

也是,亲生父子又怎么会不像呢?

乔烟纤巧的睫毛如蝴蝶振翅引发的效应确是傅钰心里的惊涛骇浪。

傅钰自嘲:“也是了,你乔烟不爱我又怎么会给我生孩子。”

他从乔烟的身上下来,给她穿好拖鞋,可床上的乔烟却纹丝不动,可能是因为床太软脚太痛,亦或者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

乔烟盯着头顶上的水晶吊灯,她不能说实话,因为她欠了别人太多,就让傅钰不知道乐知的存在吧。

傅钰站在床边双手叉腰,已经没了刚才的失落,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走吧,我送你下去,再过不久宴席就要散了。”

********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