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那?位外国?大叔也懵了,凑到之前交流过的翻译面前打?字询问这是什么情况。

翻译一脸激动地捧着手?机,跟人解释这俩人是认识的,还没来得及说到SYS组合的事情的时候,就只见那?位大叔突然?了然?地点点头,打?字说原来是恋人啊。

翻译小?姐姐楞了下,抬头看了看这么久还抱在一起的俩人,又低头盯着大叔打?的那?一行字,莫名?就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

天色渐晚,原本他们一行人还要去找地住宿,可那?位大叔一件他们认识林繁,就顿时更加热情地给人把住处全找好了。

跟着齐玫来的一行工作?人员全部住到了当地居民家里,而齐玫本人,则是直接就没离开过那?栋米白色小?楼。

等到人都走光了,齐玫才非常好奇地在林繁屋子里来回打?量,观察着这五年来对方大概的生?活状态。

所有的东西都是单份,周围的痕迹也都是他记忆中所熟悉的模样,窗台上倒晾着的鲜花也都是一束一束系好,很显然?都是要晒干的。

很好...看样子都是一个人住的,没有第二个人来过。

林繁把齐玫的样子尽收眼底,既没阻拦也没开口给人刻意解释什么,这五年来他去看过心理医生?,并且一直遵照医生?的嘱咐调整自己。

大概真的是方法起了效果,他近年来觉得自己好像有病的次数也逐渐减少,到现在都已经能?心平气和地跟齐玫面对面坐着聊天。

这个杯子你还在用啊?齐玫手?指搭上那?个已经开始掉皮的古铜色保温杯,指尖抠了抠上边的铁皮。

嗯,用习惯了。

林繁应了声,起身从厨房里端了盘玫瑰饼出来,弯腰放到齐玫面前。

你做的?齐玫抬眼盯着林繁,这人以前也什么都不会做。

林繁点点头,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他把这些全部学会。

他就这样看着齐玫慢吞吞伸出手?指,捏起一块玫瑰饼放到嘴边咬了一口,对方那?微眯起眼的小?动作?也和记忆中如出一辙。

好吃吗?

好吃...

其?实齐玫才刚咬了两口眼睛就开始酸涩,嘴里也尝不出任何味道,但他还是把那?块玫瑰饼全部咽了下去。

东西吃完,两人面对面坐着,都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晒黑了。

齐玫看着林繁现在小?麦色的肌肤,和记忆中对方那?因?为多年不见阳光所透出的白一相比,果然?还是现在这样看着舒心顺眼。

林繁抬起自己的手?臂,和眼前的齐玫肤色对比了下,果然?黑了不少。

俩人其?实外表都没怎么变,林繁除去黑了点,长相也还是那?样,就是当年脖子上的那?几道伤口还是留了疤。

当年让你涂药你不乐意,现在果然?留疤了...齐玫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垂着眼再也说不下去。

林繁也想起了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沉默几秒后,突然?出声打?破了僵局:那?天的事,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想要伤害你。

这有什么,那?天的事我早忘了,而且那?也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要求的啊。齐玫一直垂着眼,没抬起过头。

意识到了什么,林繁伸出手?,隔着一张桌子慢慢抬起齐玫的下巴,对上的是一双泛着水雾的眼睛。

有一滴液体顺着齐玫脸颊滑下,落到了林繁还未收回的手?指上,散开消失不见。

面前画面一下子就跟五年前躺在床上的身影相重合,林繁喉间有些酸涩,起身坐到了齐玫旁边,把对方的头轻轻压在自己肩上。

他的这一举动直接让齐玫再也忍不住,无声的泪水直接沾湿了林繁肩膀,林繁也没想过把人推开。

良久,齐玫才吸了吸鼻子,嗓音沙哑带着颤抖地开口: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

这一次,再也忍不住的人变成了林繁自己。

事情发生?得太快,两人的衣物散落在楼梯还有二楼走廊处,和当年一样,齐玫依旧格外配合,但林繁却比当初的自己要温柔很多。

长途跋涉加上时差颠倒,齐玫没多久就睡了过去,而林繁则是躺在旁边睁大双眼,没有半点睡意。

他知道,自己今天又犯了一个错。

而且这个错...好像没法弥补了。

半夜的时候,齐玫惊醒过一次,嘴里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在念着什么,林繁听了半天也只听清楚自己的名?字,只得叹着气,把人抱得更紧。

再次见到林繁的事情不算小?,一早就有人给柳夏这个经纪人打?电话汇报情况,而被这个消息砸懵的柳夏自然?而然?把电话打?到了齐玫这里。

只是接电话的人却不是齐玫。

柳夏立马就理清楚了事情经过,简单问了几句林繁有没有回国?复出的想法,就把电话给挂了。

回国?复出这事,林繁这些年从未想过,所以也不知道该如何给柳夏回复,只说还要考虑。

昨晚一夜未眠,林繁也没什么困意,干脆就爬起来准备给人做顿早餐。

他才刚把早餐盛到盘里装好,楼梯上就响起咚咚咚咚的脚步声,抬头一看,是正穿着他睡袍,抓着楼梯扶手?望过来的齐玫。

看到他,齐玫脸上的惊慌顿时没了踪影。

之后俩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起昨晚的事,也没去商量过今后要以什么关系相处。

这歌本来就是写给你的,我希望你能?出境。

齐玫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林繁正带着人在自己种的玫瑰花圃里讨论着等会的拍摄站位。

在一个拥抱和一个亲吻的迷惑下,林繁鬼使神差地点头同意了,事后看着对方脸上自信的浅笑,他才发觉好像上了当。

林繁暗道不好,一直以来他几乎都没拒绝过齐玫提出的要求,有一就会有二,更何况齐玫对他还不是一般的了解。

而事实也真的证明了这一点。

明明本该跟其?他人一块回国?的齐玫留了下来,直到柳夏连着打?了二十多个电话,对方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人刚走的时候,林繁心里还有一抹失落,但随后他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完全是多余的。

齐玫虽然?走了,却没有完全走。

这栋房子里到处都是齐玫留下的痕迹,厨房里的碗筷,浴室里的牙刷毛巾,所有的用具在不知不觉间都变成了双份。

就连经常过来串门的大叔,每回聊天的时候都会提起那?个漂亮的红发男人。

春去秋来,齐玫不知何时渐渐学会了说这边的方言,镇里举办活动送请帖时也从一张变成了两张,碰上齐玫不在,他们还会问一句是不是又出差了。

年复一年,林繁发现这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生?活还在继续,日子也总会越过越好。

作者有话要说:  后续如果有番外会放在专栏最下方合集里。

拖了这么久,终于完结了,这本写得很困难,一直都不敢看评论,所以也很抱歉没有回复过大家。

接下来应该会休息几天再开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