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止其实很喜欢这样打打闹闹的氛围,一边走一边跟他们聊,见凌止没架子,其他人顿时觉得他更亲近了。

村长知道两人舟车劳顿一天,赶紧安排他们吃饭。

这次来的突然,他们没时间弄上次那么丰盛,但也尽量给客人最好的,村长老婆连夜拿出家里新攒的腊肉开始炒,村长弟弟在那炖大骨头汤。

凌止其实没那么饿,在车上吃了不少东西,趁着还没开饭跟矜厌出去溜达溜达。

还是山里空气清新啊!

凌止深吸一口气走出门,夜晚挺凉的,他出门前被矜厌裹了一层厚衣服,被大风吹着也不冷。

矜厌自己倒是穿的很单薄,身上也冰冰凉凉的,让凌止拿不准他到底冷不冷,时不时转头看他。

周围人挺多的,还都在看他们,凌止脸皮薄的走了一会,最后没忍住偷偷捏了捏矜厌的掌心。

指腹传来热乎乎的温度,他顿时放心了。

正要松手,矜厌反手扣住他的手腕,将他的手轻轻拢在掌心。

源源不断的热度传递过来,勾着他的心也痒了起来。

第53章 完结

两人袖下的手紧扣, 并肩往前走。

此刻天黑游戏刚结束上一轮,也不知是怎么玩的,数不清的红衣人正从村落的四面八方赶来, 准备玩下一场。

看到两位贵客紧挨着走, 不少人会心一笑,有大胆的甚至拿着红斗篷上前问他们要不要一起玩。

凌止自然乐意,矜厌接过红斗篷仔细的给两人穿好,两人很自然的融入人群中。

随着众人聚集到广场上,说话声和走路声都逐渐平息下来, 很快变得鸦雀无声,很有夜间游戏的氛围。

熟悉的面具人来到台上, 宣布今晚最后一轮游戏开始。

他当着大家的面从箱子里抽出一个纸条展开, 冷冷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

这一轮游戏针对全体成员,两人一组进行推手游戏,赢的一方可以在接下来的十二个时辰内, 要求输家做任何事。

居然是体力游戏?凌止看了眼矜厌的身材,顿时有些无奈, 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你能让着我点儿吗?

矜厌笑着摇头:各凭本事。

凌止失笑,好家伙矜厌是对他有什么不满啊, 想这时候找补回来?

那也好,他也想知道矜厌会命令自己做什么。

见其他人都开始玩儿了,他们两个也有样学样儿的开始。

推手游戏很简单,就是两人掌心相抵, 腿不能动,看谁能谁推倒。

凌止都不用想,跟矜厌玩自己肯定输,果然矜厌一开始压根就没用力, 只是正常的站在那,任凭他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试了一会凌止没劲了,闭上眼睛无奈道:你推吧。

矜厌挑眉,然后轻轻一用巧劲儿,凌止就无可反抗的后退一步,输的彻彻底底。

凌止也不奇怪,抱着膀子等着他下命令。

他倒想看看矜厌要干嘛。

因为是最后一轮游戏,决出胜负之后就可以离开,广场上太多人看向这边,两人只好先回屋。

此时饭菜已经做好了,腊肉炒辣椒的味道巨香,大骨头棒是用大铁锅熬出来的,浓郁泛白看着无比诱人,最适合天冷的时候喝。

凌止进屋闻到味道顿时胃口大开,赶紧换衣服洗手。

两人安静的吃着,凌止忍不住抬头看矜厌一眼,见他闷头吃饭也不说话,心里有些嘀咕了。

矜厌是真有事想跟他说,还是只是跟他闹着玩?

不过矜厌不开口他也不急,慢悠悠的吃着,然后磨磨蹭蹭去洗澡,全程矜厌还是没说话。

很快两人就都洗漱完毕躺到床上,烛火熄灭。

眼前昏暗下来,凌止舟车劳顿一天也有些困了,没功夫去想矜厌,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

矜厌从后面抱住他,冷冽的香气铺天盖地将他包裹。

凌止舒服的转身朝他怀里拱,发旋抵在他下巴上,两人谁都没有开口,气氛格外温馨。

不知过了多久,矜厌突起的喉结微动,声音糅杂在夜色里。

说句我爱你吧。

凌止微愣,怔怔的仰头看他。

矜厌目光紧锁着他,昏暗中看不清表情。

凌止心中忽然有些酸涩。

他其实一向觉得这种话肉麻,几乎没说过,矜厌也不对他说,他一直以为他们俩这方面很有默契,却差点忘了矜厌是那么没安全感的人。

两人又是赐婚,矜厌不会以为自己是凑合着答应的吧。

鼻尖酸了酸,他撑起身用力抱住矜厌,用指尖轻轻描绘他五官的每一寸轮廓,从没有哪一刻那么认真的盯着那双眼睛。

我爱你。

矜厌眨了眨眼,尖利的竖瞳都微微扩散开,像只被摸顺了的猫,凌止抱着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最后在他唇边轻吻了一下。

我最爱你了!永远都爱你。

经过了昨晚的事,凌止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没事就拉着他表白。

他自己脸皮薄,其实很不好意思说这些话,然而看矜厌被他说的耳尖泛红,又忍不住一直听下去的模样,反而不那么害羞了,愈发想逗他。

接下来的两日他们在夜崖村待的很开心,去山里转了一圈,又去河里泡了一下午,直到回城心情都很不错。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他们一起去了趟温秀的豆腐店。

继矜厌能尝到甜味后,最近又吃了不少蔬菜,其中就包括豆腐,正好温秀店里的豆腐花样多,凌止跟他一起去尝尝。

豆腐店就在中央大道最繁华的地段,她手艺相当不错,开店没几日生意就很火爆,店里坐满了人,还不断有人排长队打包带走。

豆腐这种东西大家都吃得起,她家做的比肉都好吃,价钱便宜,又有王府在暗地里照应没人敢找麻烦,生意简直红红火火。

温秀最近每天都在店里忙碌着,日子过得充实又幸福。

此刻老远见两人过来,她脸上的笑意收都收不住,立马给他们请进单独的包厢。

凌止的那本豆腐菜谱给了她很大帮助,王府也一直庇护者她,这些事她心里都记得,一直想着有机会请他们吃饭。

怕他们来了没位置,她还特意空出一个安静的包厢,没想到真的这么快就来了。

她亲自给他们上了许多特色菜,凌止看到这满桌子全豆腐宴都震惊了,见她还要感谢菜谱的事,连忙摆手说不用,催她赶快去干活,店里都忙不过来了。

温秀眼里都是笑意,看着凌止跟矜厌面对面坐在桌边,逆光的剪影无比美好。

最后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她转身离开,飞扬的裙摆都在雀跃。

这一顿凌止吃的很开心,就连矜厌也挺爱吃,打包了几样带回家。

短暂的假期转瞬即逝,矜厌重新上朝,不过没之前那么忙了,经常能早早回来。

当天晚上凌渊也难得回来一趟,三个人在殊王府边吃边聊,凌渊习惯了跟凌止说朝堂上的事,随口谈起进展。

兵部尚书最先被审理完,皇上将他全家发配流放,这家伙路上一直找机会逃跑,结果没跑多远就被马贼乱刀砍死了,也真是活该。

听他提起这个,矜厌瞳孔微缩,立马看向凌止。

本以为他会被吓到,没想到凌止赞同的点头:这些杂碎被流放都轻了,死得好。

这个兵部尚书原著死的可惨了,仅次于楼太师,可想而知他当初怎么虐待矜厌的。

说实话皇上虽然没追究,但明眼人都知道根本没有马贼,肯定是哪位官员干的,凌止觉得保不齐就是矜厌。

他不赞同原著里矜厌那近乎自毁前途的复仇方法,如今这样暗地里就挺好。

凌止故意摇头晃脑的感慨:唉,也不知哪位英雄好汉干的,真是大快人心。

矜厌笑了,低头抿了口茶,紧绷的身躯放松下来。

平静的日子转眼过去几月。

冬季,大雪飞扬。

在所有朋友都不知道的时候,晋荣提前赶回来了。

此刻他迎着风雪停下马匹,看向前方城门上长歌城三个大字,心中也是有些感慨。

终于回来了。

凌止这个臭小子,他才走多久啊居然就成亲了,写信还说什么自己是自愿的,很喜欢矜厌,他对此真的很怀疑。

没人比他清楚凌止有多不想成亲,如今就这么突然的嫁人,成亲对象还是那银发鲛人!简直荒唐!

他就怕是矜厌去求的赐婚圣旨,强迫凌止嫁给他,凌止为了不让他担心才说是自愿的。

如今矜厌已为殊王,又立了那么大的功,就连衡王都奈何不了他,凌止打也不可能打得过,若是真被欺负了都没处告状。

虽然晋容也奈何不了他,但还是越想越放心不下,赶紧跟他父亲说要回来看看。

还好他在边境表现良好,最近边境又太冷待不下去,他父亲就同意了。

想到这他狠狠的啃了一口肉干,骑着大马风风火火进城。

马蹄呼啸而过,一路奔向官府大道。

午后他到达衡王府门口,管家李伯认识他,正要激动的喊人就被晋容拦下了,他小声跟李伯解释说要给凌止惊喜。

都是熟人李伯忙点头,晋容从马车上下来跟着他进入衡王府,然后钻小道去殊王府。

见这里居然专门开了一个小道,晋容更生气了,生怕是矜厌用来监视凌止的。

他嘴唇紧抿着进入殊王府,一墙之隔景色大变。

大雪滚滚而下,跟衡王府雪清的干干净净的精致不同,殊王府满目雪白,苍茫大气,很有将王风范。

都说府邸能代表主人的性格,晋容一进来就感受到了冰冷的肃杀之气,过热的头脑顿时冷静下来,气也消了一点。

也是,他有些太想当然的觉得对方是渣男了,实际上能以鲛人身份打破世俗歧视直接封王,又以极快速度破获大案,矜厌此人绝对很强。

皇上挺向着凌止的,能赐婚也说明矜厌为人不错,若是他真对凌止好不行不行,还是得看凌止自己的意思。

他很快坚定下来,这时李伯在他耳边小声道:少爷跟王爷这会应该在后院。

晋容点头,两人径直朝后院走。

渐渐的,他察觉出异样。

地上原本整齐的雪逐渐凌乱,像是有人在这里打闹过,分布的不均匀,有些地方都露出了石砖。

他脚步放慢穿过一道长廊,长廊尽头摆着一个圆溜溜的雪人,还带着帽子,脑袋上画了个歪歪扭扭的笑脸。

晋容也忍不住笑了下,心想这绝对是凌止的手笔,这个笑脸跟他小时候捏的泥巴人一模一样。

越往里走雪人越多,每一个打扮的都不一样,简直丑的千奇百怪,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每个雪人都相当大,跟人差不多高,肚子胖胖的。

直到拐过一个弯,他脚步顿住了。

纯白的雪地里,矜厌一袭漆黑衣袍,背对着他站在那滚雪球,一旁的凌止裹着一件雪白裘衣,手上拿着暖汤,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晋容愣了愣。

他从来没见过凌止这么温柔的眼神,好像整个人都拢着一层柔光。

雪簌簌地落在肩头,晋容就这么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

良久,他笑着摇摇头,放心的大步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推荐接档预收文,12月份开。